皇兄万岁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小苏的头疼犯了,白素引她去了一处靠临云海的山居入住,此处灵气充沛,自是比在皇宫好多了。

  萌萌故地重游,心底只觉得古怪,她本来从这里离开之后,是怀着坏心思的,但这极恶的心思还没来得及说出,也没来得及施展,就被夏极的一个怀抱,一句“做我弟子吧”给冲的烟消云散了。

  她被安排在了小苏的隔壁,又独立小院儿。

  春日深深,

  绿树红花,

  云海映了暮色,化作苍红的兽潮,在脚下奔驰不歇。

  余晖里,有两人在云上漫步。

  夏极在右,许铃铃在左。

  夏极简单地说了些,便是说自己去了劫地,然后随着轮回台的开启,便从劫地转轮回台而返回了,然后侥幸保存了记忆和力量。

  毕竟生往人间,死去轮回,这是宇宙的法则。

  所以,无论你身在何处,只要死了,就可以去到轮回台

  许铃铃心情非常复杂。

  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。

  她与老师是千余年未见了,而这千余年发生了太多太多事,她已是有了自己的格局。

  思来想去,她问了句:“老师要罚我吗?”

  这两字脱口而出...

  毕竟老师虽是转世之身,但记忆未灭,力量未灭,不还是老师么?

  既然如此,她何必执着于名?

  那便既是老师,又是道友,亦师亦友。

  我受你之因,开我之果,我敬你为师,便是敬自己。

  夏极扫了她一眼,明白她的想法,也不推脱于名,略作思索,又是知道了许铃铃说的是一年前,她在皇都初见自己时候的杀戮。

  于是,他道:“你既未错,何必要罚?”

  “为何没错?”

  “君子可逝,不可陷,可欺,不可罔。”

  意思是君子可以为了自己的理想而赴死,但不可以被陷害;

  君子可以因为自己的坚持,而非软弱,被欺负,但不可以被愚弄。

  什么是陷害?

  道德绑架就是陷害。

  什么是愚弄。

  喊着双标,玩着诡辩,满口仁义道德,身行不如娼妓,就是愚弄。

  陷我者杀,愚我者杀死,养这一口心气,才是有由己及人再至天下。

  自己尚且不顺,何谈去论他人,去论天下?

  各人自有道路在,我与你只是共了一途,我以我的经验引你一途,但你若觉得我便该为你一直引下去,那你便不值得我引。

  若你因为我不再引你而诋毁我,愚弄我,陷害我,杀了便是。

  如此而已。

  此谓——善。

  以己之善,推人之善,而问天下之善。

  一问一答,便是过去了。

  所以,那一天,便是许铃铃不杀,夏极也会随手杀了,心气不顺,顺了便是。

  凡有束缚,皆是迷惘。

  凡有迷惘,皆是谬误。

  所以,该杀的时候,夏极根本不会手软,也不会在意别人的语言和看法。

  对他而言,屠城也不是不可以。

  但不该杀的时候,他亦不会在意别人的语言和看法。

  此非天道。

  非公道。

  而是自己的道。

  许铃铃思索良久,若有所悟。

  两人走在万剑宗白色的云上小路里。

  小草青青的,雾气凝珠,迎着傍晚时候的太阳,闪闪发光。

  过了会儿...

  许铃铃又道:“千年之前,我去了冰雪之国送信,之后就留在了师姑那里。师姑很强很强,雄霸一方,但为人却太过良善...

  我寻了机会说了几次,师姑承认我说的有道理,但她依然维持原样,半点不改。

  与师姑在一起的三百年里,我得了个天大的好处,便是与狼蛇与死亡教会的三神之一的蛇融合了。

  而我的法身,原本是九头蛇,如今是十头,最后一头便是那教会的神,吞噬一切之蛇。

  所以,如今的我便是此时的身体,都不是纯粹的人类了,而是人蛇合一的怪物。”

  夏极道:“你不是怪物。”

  许铃铃道:“我是。”

  这话没再接下去。

  因为,无论夏极,还是许铃铃,说的都是自己的道,两人都对。

  许铃铃继续说着。

  “山河劫里,山河破碎,大陆板块移动,到处都充满了危险,路途难行,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蛰伏的山河妖给吞了。

  那时候的山河妖强弱不等,弱的便是普通的十二境都能打压了,强的直接吞你没商量。

  七百年前,我在外帮师姑做事,便是刚好碰到了一头强大的山河妖,那妖追着我跑,而我一直逃,逃了很远后,陆地粉碎,山河妖紧追不舍,我只能寻了一处地先躲起来,而不敢动用超凡之力,生怕惊动了劫妖。

  后来大陆稳定了,我回了北方,但北方已经没有了冰雪,显然是另一片我从未见过的陌生地方,幸好我遇到了俞珑师弟,杜白师弟,便是留了下来。

  之后我在四处打探其他师弟师妹,以及师姑的消息,却是全无所获。

  后来,凡间传来消息,说是这云洲的东方还有一片大陆,我便想过去。

  但两片大陆之间隔着茫茫海洋,海洋上会爆发恐怖的噩梦,梦里死去,人便死去,梦就是心,你成就了恶业,就可以去攻击梦里的劫妖,成就了善业,便是可以防御劫妖。

  然而,善恶成就,不仅在于选择,更在于本心。

  这噩梦之劫爆发之后,海便是过不去了。

  因为海上噩梦里的劫妖会比陆地强大不知多少倍,最关键的是,海里的妖兽们不会受到影响,它们会在你沉睡时,从海底爬出来,直接吃了你。

  但对应的是,那些超凡妖兽似乎也无法来到陆地,原因和我们一样。

  后来的事,老师应该都知道了,这一洲的史书上都记载了,当时世道很乱,万剑宗也处于随时覆灭的危险之中,所以...

  我能在杀戮变强,因为这吞噬一切之蛇,亦我的第十头可以使得我在杀戮时,吞噬别人命格而变强。

  这片新大陆上原本还有许多强者能胜过我,之后我越杀越强,逐渐地把他们全压了下去,之后谁来杀谁。

  只不过到后来,吞噬普通命格已经没有用了,需得沉重的命格才行。

  就这样,我杀了很多很多很多人,然后万剑宗太平了,世界也安静了。”

  夏极知道小苏的脾气,便是沉吟道:“你在冰雪之时,有没有感知到什么势力对小苏不利?”

  许铃铃思索道:“完全没有。”

  夏极又道:“后来你见过老祖么?”

  许铃铃道:“山河劫初,我见过一个强大到离谱的人...我只觉得那个人绝不比老师弱,甚至在体格上要强许多,因为他根本就是无伤的存在。

  那是一个如同小山般的魁梧男人,他扛住了一只可怕无比的山河妖全力的攻击,然后取了那山河妖的灵气,但似乎不是给他自己用的。

  他问我要不要做他助手,我拒绝了,他便走了,应该就这一个。

  他应该是老祖吧?”

  夏极不认得这个,只是默默记下了。

  那么,小苏的失忆之谜看来需要到下一个大陆,才能有后续线索,而在前往下一个大陆前,他需要先去小山河遗迹提升境界。

  而小苏也需要稍稍修养。

  ...

  ...

  于是,夏极带些不少辟谷丹,便往万剑宗的小山河遗迹去了。

  他御风踏入眠月谷。

  双脚落地后,地面松松软软,还有青苔灵草,异花之香,四处飘逸,沁人心脾。

  他稍稍回忆了一下上次他和白素来的时候,然后就往着一处沟壑走过去了。

  他到了沟壑前,往前踏出。

  一步惊起空间涟漪,涟漪层层散开之间,转瞬间,那身形已往里而入,消失于原地。

  待到再呈现时,已经是站在小世界悬崖上的夏极了。

  他深吸一口气,此处灵气充沛无比,比之万剑宗不知浓了多少倍。

  他再扫了扫四周,青山绿水,古树新木,郁郁葱葱,完全没有半点人类活动的迹象,而就是荒莽的远古山林。

  这遗迹小世界里,静静悄悄,却必然地暗藏杀机。

  因为这等封闭的世界,早就不知孕育出了何等可怕的山河劫妖。

  夏极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,俯瞰这里。

  只觉得江山如此多娇。

  然而...

  他亦觉得,

  江山观我应如是。

  ...

  他没有按照之前白素的指导而坐在悬崖上,

  没有准备遇到不对就转身逃跑,

  因为悬崖终究只是这小山河遗迹的边缘地带,灵气虽然比外面浓了不知多少倍,但对这小世界而言,却只算是稀薄贫瘠。

  于是,他一路往这小世界的中心走了过去。

  随着走动,周围的大山与河流开始缓缓的蠕动。

  他走过一个峡谷,却发现峡谷忽然变成山峰,那山峰颇为畸形,向他的背影弯着峰顶,好像在窥探他。

  他走过一条河流,那河流原本寂静无声,却忽然“哗啦啦啦”地响了起来,这种响声没有半点欢快的味道,而是一种“贪婪,期待”的意味,就好像是某个怪物在流着口水。

  他一往而深,独自走过千山万水。

  一双双不知藏在何处的恐怖瞳孔,正盯着他。

  这世界怀着满满的恶意。

  就如一群狼,看着一个即将养肥的食物走入了它们中间。

  这里,从没有人敢来。

  也没有人知道这里藏着什么。

  但夏极能感到,灵气越来越浓,浓到匪夷所思的地步。

  他稍稍感受了下,便是挑选了一处最浓的地方,盘膝坐了下来。

  他坐在一块石头上。

  那石头幽黑无比,铺着奇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皇兄万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戒不掉的喜欢只为原作者剪水II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剪水II并收藏皇兄万岁最新章节